父亲的告别

 

保护眼睛:   

字体 〗〖 关闭 Close  作者:狗万取款规定广丰卷烟厂 顾呈波  更新日期:2018-07-25

 

    “有父母的地方才叫家,有父母的乡下才是故乡。”这话一点都不假,可是我却因为这句话,使父母在向我辞行时,硬生生吃了一顿夹生宴,久久不能消化。

    那年,父母背着一身行囊,准备去海南的妹妹家久居。父母久居乡下,第一次答应妹妹要去海南,当时心里一定是充满欢喜的吧!妹夫因工作需要长期出差上海,刚结婚不久的妹妹便想找家人来陪伴,于是父母既高兴又忧伤地来到居住城区的我的家。

    饯行是必须的。于是当晚,话语就不免多了起来,说着说着,我也不知哪句话惹得父亲不高兴了,他撇下碗筷就走到门外,当夜父子一夜无话。

    第二天早上,匆匆吃过早饭的父母,趁我们不注意的当口,叫上车子就出发了,等我发觉时,他们已在芦林的车站等车了。父母乘坐的航班是晚上9点起飞,芦林到南昌的汽车也得下午2点才发车,我不知父母生了多大的气,非要在汽车站等上这么长时间!

    我骑电动车带上两岁的儿子,急忙赶到芦林汽车站,想问问父母为何不辞而别。芦林车站,这个时候空旷的候车大厅旅客稀少,一进大厅的大门,我便发现父母坐在长椅的一角,虽然父母是背对着大门。

    当见到我和儿子时,父母很意外,略带忧伤的眼中闪出一丝泪痕,那眼神,有欢喜,也有埋怨。可当父母见到孙子时,就像没有生气似的,喜笑颜开地一把抱起了孙子。

    我劝他们回去吃完午饭再来等车,固执的父亲坚持不肯走,“哪有告辞了又回去的道理?”他说道。

    我知道,也许是我把“有父母的地方才叫家,有父母的乡下才是故乡”说得太重了,重得让父母觉得有愧于我,因为他们的不守候老家,让我在想家想父母的时候无从着落。

    父母到海南后,我打电话给妹妹,问起父母的心情时,妹妹如实说:“那顿饯行宴,实在让父母无法消化!”

    听到此话,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或许一家人需要更多的沟通和理解,我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,原本是想要表达自己对父母的依赖和不舍,而非埋怨。一直觉得,只要父母在身边,就有可以依靠的港湾。却没想到,父母以这样特殊的告别方式,让我成长了起来。

    现在,每每想起父母的那次告别,泪水就像决堤的洪水,像是要冲刷掉我内心的不安和深深的自责。

本文已被浏览 76 次